PGALLLOVER

Put everything back in poetry.

宿命冥冥之中告诉爱神身边的美少年会遭遇不测
于是爱神恳求着阿多尼斯
恳求他留在自己身边,恳求他不要离开
希望能在漫漫长夜中相拥而眠,在清晨阳光中睁开双眼能看到他的面容
因为一旦不近人情的他踏着晨曦离开,就会命送猛兽的利齿之下
鲜血渗进土地化作银莲花
爱神知道这样的结局不可逃避
所以只想将他安稳地护在怀中,哪怕只是再久一点点
哪怕这位不为爱神的甜言蜜语所动的美少年终究会悄悄醒来消失在树林之间

今天固体团唱开心的情歌了吗
没有

2018-10-02

Teenage,词典说指“13岁到19岁之间”

13岁时是2011年,那年2月和同学蹲格莱美的直播,diss着Katy Perry车祸现场的Teenage Dream,

没想到一转眼,

那年在拼命diss Teenage Dream的人,现在连teenager都不能算了。

感觉做了许多事又没做多少事,迷迷糊糊地过着日子——

我居然20了?!

 

其实刚过完19岁生日就开始念叨不想过第二年的生日。

“我还没准备好变成二十代啊可恶!”

“我十几岁还没过够!”

总被朋友开玩笑说要正式成为奔三的人了,然后回怼“你几个月后不也一样!”

告别“1”字开头我怎么那么不乐意啊喂...

2018-09-20

其实吧
SOARA的爱丽丝主题,让人有点想摸鱼的
可是不知道写什么cp也不知道写什么cp比较熟练也不知道有什么梗能写
脑内完全只有一个梦游仙境有点空灵怪诞的……雰囲気?
BGM都知道该用什么了就迷之还是很想为其配上画面的感觉
这种感觉嗯
算了我就随便说说胡言乱语一下😩

2018-08-29

之前群里在公布固体团原宿shop概念是灰姑娘之后讨论出的沙雕脑洞

公主抱灰姑娘志季的里津花王子

顺便自行扩展开了点内容,槽点太多不打tag了,能看到的都是有缘人

迷之里志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哟

dbq,不发一次病,诸位还以为我是正常人(bushi

大家看着笑笑就好,我也觉得自己可能有病x


      所以说,高跟鞋这种发明就是意味不明。

      当然,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也完全意味不明。...


2018-08-25

【孝凰】Matinal

其实是由一个场景脑补衍生出的摸鱼产物结果字数好像有点超过摸鱼的定义了额。。?

新的蒸汽朋克paro

【高亮】全部都是私设,全部都是瞎编,全部都不要信

我为什么能对着两张人设图脑补这么多x所以要是OOC了那就怪我的脑子叭

主页之前发的玲步脑洞比较轻松沙雕,这篇孝凰就emmmmm

Anyway, enjoy!


【孝凰】Matinal


      他从未想到,面前的人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拖着受伤的腿冲上前扶住对方的肩,失声大喊...

2018-08-15

一个关于vazzrock玲司×步的蒸汽朋克paro既沙雕又迷之有点让人心动的脑洞x

大概脑补一下两个人怎么相遇:
人头攒动的集市,玲司看见了一只精致的机械鸟在飞,顿时很感兴趣,然后他发现它停在了一个人的手臂上
他只能看到背影
那个人瀑布般的长发披散下来,袖子是荷叶边裁剪的长外套把腰身收得非常漂亮,高跟长靴也把腿型显得非常好看
而且站姿也极为挺拔优雅,伸出的手臂以很优美大气的姿势让机械鸟停在上面
于是他对这个人顿时也很感兴趣
于是他用着轻浮欠揍的语气喊着“喂——那边的美女~”
当然对方头也不回并不理会
在他单方面叫了好几声都不回应便有些生气地追上去扳过对方肩膀
(此时需要慢镜头)
步君慢慢转过身,长发...

2018-08-15

认真地讲
如果月普罗能把这几年来的paro像美国恐怖故事系列的方式串起来的话
简直妙不可言
每季故事线时间线都不一样,但用同一波演员来演,然后演了这么多年开始演交叉集
同一个人的不同角色就像前世今生一样
太刺激惹
一开始发paro设定就发现slogan相同了
现在已经确定今年蒸汽朋克的MACHINE ELEMENTS是2015帝国paro的后续了
(如果再加上去年ORIGIN是起源故事的话。。!)
求月普罗搞事!
不过2016全员西装算什么……牛郎paro?(被打x

2018-08-13

啊,关于蒸汽朋克
想看麂皮大衣,荷叶边衬衫,固定衬衫的袖带,绑带长靴,怀表,夹片式眼镜,齿轮,摔碎了表面的指南针,未经加工的宝石,七零八落的钢铁零件,老旧的烟斗,机械义肢,瘟疫期间的鸟喙面具,19世纪英伦绅士的三件套及所需的一切,磨破了皮的工具包,沾满机油的工装裤,少年穿的呢制西装短裤和皮质吊袜带etc.
走起来感觉整个人叮当作响w
我真是个贪心的人啊x
月普罗的亲妈们能中多少呢x
好想看亲妈们画呀(*꒦ິ⌓꒦ີ)

2018-08-11

顺便来分享一下写剑凉时听的Scarborough Fair的版本吧w
小学二年级第一次听这首歌就是Sarah Brightman的版本,在父母辈那里貌似Simon&Garfunkel的版本更经典,应该是《毕业生》的缘故(两个版本都很好,前者是林间的凯尔特仙女,后者是盎格鲁撒克逊的流浪士兵)
原型的中世纪民谣The Elfin Knight还是充满调情意味的,不过后人改编成十分忧伤的风格了
毕竟一件衣服不可能没有针脚,海与沙之间也不会有土地,皮镰刀割不了东西石南也十分易断
尽是些实现不了的事呢
Enjoy!

Scarborough Fair

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2018-08-01
1 / 12

© PGALLLOVER | Powered by LOFTER